宜春 新余 萍乡 醴陵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租房资讯 > 短租房:一个正被互联网撬动的行业

短租房:一个正被互联网撬动的行业

发布时间:2015-08-12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点击:
 
短租房:一个正被互联网撬动的行业
  短租,不是一件新鲜事。事实上它更像是一件烦人的事:拖着行李走出火车站、汽车站,总会有手拿小广告牌的大妈大叔追着你问“租房吗?住宿吗?”
  但最近,专门做这件“烦人事”的美国公司Airbnb被估值255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三高估值的创业公司。在国内,多家同样做着“烦人事”的公司几年内相继获得了多轮融资。
  无论是Airbnb还是国内的公司,它们都对短租做了同样的改造,就是将它搬到了互联网上。通过线上平台,短租所需的房源和客源被汇集在一起;有别于传统短租的实名制和评价体系提高了租房的安全性;相较于酒店,较高的性价比和多样的选择性也迎合了年轻人的需求。
  互联网,似乎正在给短租这一传统行业带来新的亮色。
  互联网+短租,年轻人的新选择
  今年6月,因为要在北京短期实习,在广州某高校就读的小李第一次通过在线短租平台到陌生人家里住了7天。小李对《工人日报》记者说,房东的家离自己实习的单位步行只需要3分钟,而同地段的快捷酒店每天的房价要贵出100元,经过权衡,她选择了短租。
  在北京工作的王小姐,从去年11月起把自己租住的两居室的次卧用于在线短租。她本打算在两个平台同时上线以增加出租率,但在第一个平台上线不久她就发现房间很少有空置的时候。“每个月最多有5天是空着的,这还是在我拒绝了部分订单的前提下。”王小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她每月租金6000元,短租每月平均收入4000多元,这帮她负担了三分之二的房租。“短租比我以前做二房东把房间长租出去更划算。”
  小猪短租的CEO陈驰自己也是一位房东,两年多来,他的两处房源接待了200多批房客。想要成为陈驰的房客并不容易,因为即使才8月初,他的订单都已经排到了年末。
  在线短租的升温,通过数据也得到了直观的体现。据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在线短租市场规模1.4亿元;2014年,突破40亿元;2015年,预计突破100亿元,有望将最初的规模扩大100倍。这是国内在线短租从起步到现在4年时间交出的成绩单,数字不大,增幅却很大。
  陈驰向记者表示,最开始消费者选择短租主要以旅行为目的,但近几年以来,出差、培训、考试、实习、就医,甚至是家里装修,人们使用在线短租的目的越来越多样性。在他的统计中,现在由旅行产生的短租需求占比仅在40%左右。因为覆盖了全国大部分旅游城市,在游天下运营总监承洋提供的数据中,这一比例是60.6%。
  无论是做房东还是做房客,年轻人都是在线短租的主要消费人群。承洋提供的数据显示,60%以上的房东集中在21~35岁,其中26~30岁比例最大,达到27.0%;房客则主要是学生、上班族等。今年30岁的王小姐表示,自己接待的房客中80后占了绝大多数,最小有1995年出生的,最大则不超过40岁。
  线下到线上,网络颠覆传统短租
  短租并不新鲜,甚至有点“上不了台面”,为什么在与互联网结合后,就能在短短4年间成为受年轻人追捧的产品?
  “21~35岁人群是互联网最活跃的用户,他们已经习惯用网络解决吃穿住行等问题。”承洋向记者指出了第一个原因。年轻人对新鲜事物较高的接受度,使他们愿意去尝试有别于酒店的特色短租;而且相较于酒店,短租更高的性价比对年轻人也有很大的吸引力。
  在传统短租行业,房东寻找客源和房客寻找房源都是麻烦事,在线短租的一大变革,就是将客源和房源通过互联网连接到了一起。“这就像淘宝中买家和卖家的关系一样。”承洋打了个比方:一方面在线平台接手了房东寻找客源的工作,让房东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改善住宿条件和服务上;另一方面,利用在线平台聚集的大量资源,房客也可以方便地找到满足自己需求的房源。
  互联网带给传统短租的第三个变化,是实名制与评价体系的实施。在传统短租中,房东与房客都难以验证对方的身份信息,房客更是无法了解房源的真实信息。在线平台出现后,平台工作人员会对房东、房客和房源的信息进行验证,在陈驰看来,这一做法大大提高了短租的安全性。
  房客在租住期间对房东、房源是否满意,在传统短租模式下很难大范围传播,这也造成了短租市场大量“一锤子买卖”的存在。在线短租中的评价体系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问题。小李告诉记者:“订房前我仔细浏览了以前房客的评价,退房前房东也特意嘱咐我到网站上进行评价。”房客评价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房东能不能接到更多的订单,同时房东也可以对房客进行评价,这既驱使房东提供更好的服务,也对房客有所约束,最终形成良性循环。
  “实名制和评价体系使短租在互联网上形成了业务的闭环,房东和房客都可以沿着这个闭环做出双向的、正确的选择。”陈驰总结说。
  除了在资源、安全等“看得见”的领域的改造,互联网更是使短租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无论对房东还是房客来说,在短租期间遇到的人和事都在改变着他们对“陌生人”的定义。
  小李告诉记者,在她短租那一周,房东买了西瓜会放一碟在她的房间;王小姐则回忆起了一个刚工作的男孩:“只住了四五天,最后他还买了一盏台灯放在那个房间里。”承洋则向记者透露,很多房客用过在线短租后,认可了这种模式,干脆把自己闲置的房源也放到线上,做起了房东。
  法律及监管缺失,在线短租期待正名
  从线下到线上,互联网将改头换面后的短租重新推到人们的视线中。但对这个新生事物,有人青睐有加,也有人心存疑虑。
  四川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王俊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安全和卫生,目前她出行不会选择在线短租。她认为,与酒店相比,短租不是标准化产品,业务量也不稳定,这样就很难保证它的卫生状况。其次,短租房的地理位置比较分散,房间状况也不统一,这使它的安全性也成为不确定因素。小李也向记者直言,短租时她从不把贵重物品放在房间。
  面对这些担心,两位在线平台的负责人都表示:已经采取了多项举措来保证房东的服务和房客的安全。“工作人员会对每一处房源进行现场审核,房东的身份也经过了层层认证。售后方面,我们提供了保险和保障基金,出现问题都可以及时赔付。”陈驰同时指出,在实名体系下,评价系统本身就是对房东有效的监督:系统会根据评价系统不断筛选、选择甚至屏蔽房源,“一次投诉和差评对房东都是一场灾难”。
  与许多新生互联网行业一样,法律地位和监管制度的缺失也可能阻碍在线短租的持续发展。
  目前在我国,家庭短租一般适用的是《合同法》中房屋租赁合同的相关条例,没有专门的法规规定。王俊鸿指出,短租提供的服务介于酒店和长期租赁之间,如何去界定它,这在法律上还是空白。
  空白就意味着没有保障,承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短租所处的“擦边球”地位不仅使房客不放心,也让房东担心自己精心装修的房源说不定哪一天就不让出租了。“如果实现了合法化,不仅房客住着放心,房东、房源的数量也还会大幅增长。”
  谈到在线短租未来的发展,王俊鸿认为一方面政府要正视消费者对短租市场的需求,制定出具体的管理方法;另一方面平台本身要积极主导在线短租的分等定级,通过去伪存真,使在线短租成为一个标准清晰的产品。“在此前提下,作为对酒店和长期租赁的补充,在线短租是能够长期发展下去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手机扫描访问 关注官方微信

关闭